一封倾诉信背后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虐童或者暴力行为?很多人说是因为幼师素质低,监管不到位等等。这些确实都原因,但不是全部。

如果你刚刚打扫干净的桌子、地板立刻被泼洒一片汤饭,你有什么感觉?洒完,刚收拾干净,就会有下一个。他们是孩子当然这样,你的工作就是这个。对,没错。这就是我的工作。

如果一个孩子在你面前哭上一个小时,你是什么感觉?班里30多个孩子,有20个都在哭,另外10个在“为非作歹”,只有几个孩子安安静静。有的孩子可以从早哭到晚。有的孩子一直在问,我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我?我回答他,他还是会继续问,问上8个小时。

工作前,我最常听到别人说我爱说爱笑,乐观又开朗。

工作后,我开始烦躁易怒,上班想骂人,下班懒得说话。我总是绷着脸,我开始厌烦我自己。我也不知道,我还能怎么办?当然我不会虐待孩子。可是,我也曾经担心过,我真的有一天会把他们暴揍一顿。 

我唠唠叨叨的倾诉,是想说,这一切都在把老师压迫到情绪的边缘。

但没有人关注老师的心理状况。所有的培训都是关于幼儿心理、幼教技能的,没有关于教师心理的。

其实,只有教师幸福了,他才能教出幸福的孩子。”这是一封幼儿教师交来的倾诉信,徐梦看着这封信,如坐针毡。

徐梦,南岸区第十八届人大代表,南坪镇中心幼儿园园长。从事学前教育二十四年的她,深知幼儿教师的辛苦,在日常工作中,她时常为教师们做心理辅导,被教师们亲切地称为徐妈妈。

手捧着这封倾诉信,看着身边跟孩子们一起游戏的老师们,她坐不住了。她决定又一次跟从业不同时间的老师们谈心,再一次跟有意见的家长们交流。

2018年,她带着来自基层幼儿园的第一手资料,撰写了《关于提高南岸区民办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建议》,提交了南岸区第十八届人代会第一次会议。

徐梦说,每一次虐童事件都能刺痛全社会的神经。每一次事件都会给孩子、家庭、园方、行业带来不可估量的重创……但为什么民办幼儿园虐童依然时有发生?虐童、师德事件都不是孤立发生的,问题的解决还需要系统思考。很多人说是因为民办幼师素质低,监管不到位等等。这些确实都是原因。可能还有一个被大家忽视的一个因素就是:幼师不幸福!每天超负荷的工作,家长的不理解,社会的不认可,较低的工资待遇,让幼师怎么努力都调整不了。情绪失控,这是很多幼师都面临的问题。幼教的核心不是什么物质丰富的资源,多样化的课程,幼教的核心力量应该是教师本身。只有教师幸福了,他才能教出幸福的孩子。

徐梦经过多方调研,各方走访,最终她建议建立每期集中长效培训机制。每学期通过多种形式对幼儿园园长教师进行1-2次规范管理、师德师风专题培训,培养一批爱幼教有情怀的园长,一批爱孩子有责任的幼师。

建议开展多种活动助推民办幼师成长。每期组织民办幼儿园教师集中学习培训,还可开展演讲比赛、运动会、技能比赛、评选年度民办优秀教师等为民办幼师提供更多展示自我、相互交流的平台,体验专业成功、社会认可带来的喜悦,提升民办幼师对职业的热爱。

建议建立幼师心理咨询室缓解工作压力。可以分片区建立幼师心理咨询室配备专兼职的心理咨询专家,每学期为片区幼师做一次心理辅导专题讲座。当幼师在生活工作中碰到自己无法解决的困惑烦恼时。可以找到专业人士进行倾诉,专家可以科学的帮助其缓解工作中的压力让幼师们凝聚更多的正能量,以良好的状态再投入到工作之中。

同时建议,政府加大对民办幼教扶持和投入。民促法修法后,针对非营利性机构,加大政府在税收、土地等方面的扶持优惠力度,减少幼儿园运营成本,从而为提高幼师待遇提供保障。针对营利性机构,进行资产证券化,以公司形式运营激励制度,运用外来资本扶持提高教职工待遇,从而为提高办园水平打下良好的人才基础。还可建立普惠性幼儿园教师园龄专项补贴(重庆市渝中区已实施此补贴),要求幼儿园必须按相关要求合理配备教师,在本园工龄连续3-5年以上的给予每人每年一次性补助。以单位为教师交社保时间为依据专项资金直接发放到教师手上,这样应该会大大提高从业幼师的成熟和稳定性。

 “社会各界都关注学前教育、关注幼儿教师,我相信幼儿教师的明天一定更加美好”。徐梦说

(区人大办)


阅读1019次